综艺股份股票

状态:正片

年份:2016 

类型:恐怖 

地区:美国 

导演:X导演  

演员:菲丽希缇·琼斯 Calancha 高鑫 韩焱 斯依娜 马特·狄龙 

简介:天连月夜从此又恢复了往日的神秘和美丽。他的生活有悲有喜,直到被害人祈求永久地死去。肆意杀人,邵振嵘失展开

扫码用手机观看

高速云

高速云m3u8

@《综艺股份股票》相关搜索

@《综艺股份股票》相关问题

谁有《邪魅舞夜·街舞女孩》的全文啊?如果有的话请发到lynette0718@126...
邪魅舞夜·街舞女孩的全文我有哦,但是我不发给你,如果不信我把结局发给你。 黄导游和船长迎面上去,对岛上的人表示感谢!游客们被引导进入一间大木屋,简单地坐下休息!紫苏抱着孩子,躲在最后面的角落中,内心总有一些不安,不知道原先的那些海盗们都离开这里了吗?现在的岛主又是谁?他为何买下了这座声名狼藉的海盗之岛!千万不要碰过过去熟悉的面孔呀……一排人为大家送来了热水清洗,热茶饮用!从走廊下面站出一个满脸胡须的人,走到了屋子的中间……紫苏大惊失色,这不是当年在海上遇到了蛟龙海盗吗?岁月催人老,他的头发和胡须都灰白了!可他那一副凶悍的模样依旧如斯。一双铜铃般的眼睛瞪着大家,紫苏慌忙低下头去,装作哄孩子睡觉的模样!她的心里愈发坎坷不安了……这些人都是海盗呀!这座曾经的骷髅岛真的变成无害的小岛了吗?她不由为这些无辜的游客们暗暗担心!……黄导游迎接上前,讨好地说道:“您好!这是我的名片,我们是旅游公司的人,深夜打扰你们,真是不好意识呀!你们可以是救了很多人的命呀……”蛟龙海盗冷冷地看着他,嘶哑地说道:“我家主人心肠好,准许你们上岛来避开风雨!还准备了一些食物,但是,我们有几个规矩……”“您说、您尽管说……”船长笑容满面,递上了一根香烟……蛟龙海盗冷漠地撇开他的香烟:“第一、你们只能待在这一间屋子里,不许在岛上到处走动,门口就有洗手间!谁人如果不听话到处走动,遇到什么危险我们概不负责!第二,风雨一旦减弱,你们要立刻登船离开。我们家主人喜欢清静,讨厌看到陌生的脸……”“好的、好的……”导游和船长一起点头:“放心吧!我们等这一场风雨过去了,立刻就走!绝对不会讨饶太久的……”蛟龙海盗转身离开!紫苏松了一口气,他没有发现自己!……黄导游对游客们说道:“大家都听到了吧?请你们遵守人家的规则,千万不要好奇到处走动,我们就在这木屋里休息。这伙人看起来面目很凶,都是不好惹的人,大家坚持一下,谁让我们借用人家的地盘呢?……”众人唏嘘!谁也不敢反对什么,刚才蛟龙海盗的彪悍外面,让大家心声惧意!幸好,他们送到了很多食物和热水,这里的条件还算是不错,最少,不用面对那可怕的天气了!……游客们稍作休息,又困又累,渐渐的睡着了!……紫苏迷糊了一会儿,哄着海伊睡着了!她心中的警惕也放松了!看来,这些曾经的海盗们都改邪归正了!……夜,越来越深了……屋子里响起了酣声一片儿……紫苏顶不住困意,渐渐地也睡着了!这一夜,她做了很多梦。在这个充满了回忆的小岛上,她再一次梦到了他的身影……这一夜过的相当平安!天亮了,海面上的暴风雨也停止了,黄导游招呼大家清醒过来,准备登船离开了……紫苏猛地坐起来,觉得身边有什么不对劲!她突然惊叫起来:“海伊呢?我的海伊呢?……”众人回头惊诧地看着她……紫苏惊慌失措地站起来,发疯一般在屋子里到处寻找着:“海伊、海伊,你在哪里?我的女儿不见了,我的女儿不见了,你们谁看到我的孩子了?……”第六百八十四章 一个小女孩! 很显然,木屋子里一目了然,没有小女孩的影子!大家用同情的目光看着紫苏,好端端的,孩子怎么就不见了呢?昨夜折腾的很累,大家都睡得太熟了。谁也没有发现小女孩跑出去玩了……胖女人惋惜地说道:“一定是趁着妈妈睡着的时候,自己跑出去玩了!小孩子真是讨厌呀!……”芒紫苏向门外冲去!两个岛上的两个男人伸出拦住了她的去路:“干什么,这里不许乱跑!……”紫苏向外探头张望,恳求地说道:“我女儿不见了!求求你们,让我出去找找她!她是个小孩子,她调皮贪玩儿,求求你们让我去找找她!……”“不行!……”那男人冷冰冰地说道:“我们可是事先定下的规矩!你们借我们的地方休息,不许到处乱跑,出了什么事情后果自负!……”“可是,可是……”紫苏焦急地语无伦次:“我女儿她才五岁,她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孩子!请你们放我出去找找她,我一找到孩子就立刻离开,绝对不给你们添过多的麻烦!……”黄导游也上前去求情:“是啊、是啊,她是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子呀!让我们大家都出去找找吧!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……”旅游团丢失了一个人,可不是好玩的!他身为导游担有相应的责任!……“胡闹!……”守门男人冷冰冰地说道:“我们这里有我们的规矩!谁让你们粗心,连个小孩子都看不好?你们这么一大群人,吵吵闹闹的在岛上行走,惊扰到了主人的清静可怎么办?不行,赶快收拾收拾行李,风雨已经停止了!你们可以登船离开了……”格紫苏惊骇地后退一步:“不、不……不找到我女儿,我就不离开这里,我要去找我女儿!……”现在就要赶他们走吗?那小海伊该怎么办?女儿会不会在岛上迷路了?哭着找妈妈呢?紫苏越想越着急……游客们儿都很同情紫苏,大家回想起小海伊天真可爱的模样,都纷纷吵闹着:“把孩子还给我们!找不到孩子,我们就不离开了!……”“小孩子又不会驾船,周围都是茫茫的大海,她一定就在这座小岛上!……”“你们不让我们找孩子,我们就报警了!你们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?……”声援紫苏的游客们越来越多……紫苏请求地说道:“两位先生,我真的没有其他的要求!我只想找回自己的孩子,大家都是做父母、或者做儿女的人,请你们体谅一下我的心情!……”两个守门人互相冷对一眼:“你们先在这里等待一会吧!我们去禀告管事的人……”一个男人转身离开了!……紫苏微微松了一口气儿,彷徨无措的模样真是揪心……有人过来低声的安慰她:“不要紧,孩子不会走远,一会就回来了!……”“谢谢你们、谢谢你们……”紫苏感激地对大家说道!这个世界上,还是好人多呀!……“不客气,大家都是同乘一条船的人!应该相互帮助……”~~~~※~~~※~~~※~~~※~~~※~~~海风吹起……芳草凝碧,林木含翠!斑斑驳驳的阳光散射而下,随着树叶的曳动而眨着绿莹莹影子……美丽的海岛上,一排排的蓝花楹树刚刚结出了蓝色的花蕾,层层叠叠的蓝色如同温柔的海浪一般随风舞动着……海裟椤站立在蓝花楹树下,长身玉立!……金色的面具下,一双桀骜不驯的双眼充满君王般的冷漠与孤傲!……他看着那一座刚刚立起的墓碑,幽幽的说道:“伊依,我将你带回来了!你睁开眼睛看一看,这里是你最喜欢的蓝花楹。我把葬在蓝花楹树下,你可以看着它们发芽、伸枝、开花、飘向……”他在她的坟墓前久久的沉默着、缅怀着,心情忧伤而疏远:“对不起,为了和你在一起,我惊扰了你的尸骨,千里迢迢将你带回了蓝花楹岛!相信九泉之下的你不会责备我吧?这些年来,你也想和我在一起,对不对!……”他黯然伤神:“从今以后,我们两个人就厮守在这座小岛上,再也不分离了!我每天都会来看望你,和你说说话,听听你的心声儿!伊依,如果你还活着,该有多好……”‘啪嗒……’身后不远处,传来一个细微的声响!……海裟椤心头一惊,脸色阴沉下来!是谁?这么大胆,敢来打扰他的清静?他已经吩咐过很多次了,在他缅怀伊依的时候,任何人都不许来干扰他……他缓缓地回过头去,看到不远处的草丛中,站着一个幼小的女孩……那女孩只有五、六岁的模样,梳着两个翘翘的小辫子。一双闪亮乌黑的大眼睛正好奇地看着他!……海裟椤半眯起邪魅的眼眸,心中暗暗称奇!一般人看到他脸上所带的骷髅面具,以及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来了阴寒之气都会感到害怕,会躲闪着他凌厉的眸光,甚至会手脚发抖……然而,这个小女孩子不但不害怕他,还笑眯眯的露出一个微笑:“叔叔,你的面具好漂亮呀!可以给我戴一下吗?……”真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儿!她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?海岛上没有这么小的孩子呀?大概,是昨夜上岛避雨的那一船人吧!……第六百八十五章 大结局 海裟椤回想起昨天半夜里发生的事情,蛟龙前来禀告路过大轮船求助的事情!他考虑片刻,当时就答应了。放在以前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,海骷髅的地盘不容得陌生人的侵犯!他的疑心病很重,万一是对手派来的探子怎么办?……芒可是,他刚刚把伊依带回蓝花楹岛!他突然就想到,善良的伊依如果碰到这种事情,一定会很热心的帮助别人!于是,海裟椤心念一软,同意了他们的请求……想必,这个小女孩就是那一群人中的孩子吧!……小女孩还在盯着他的骷髅面具:“不要那么小气嘛!给我戴上一小会,就还给你!我妈妈不让我要别人的东西,我不会抢你的面具!……”好大的口气呀!居然看中了他首领的面具,还有佩戴的愿望!海裟椤低头,认真地看着她的小模样……他深邃的黑眸变得更为深沉了!为什么,这个小女孩深深地吸引了他的目光?她可爱天真的五官,似乎让他回忆起某些年前的那个小女孩……漆黑圆溜的眼眸,秀巧的小鼻尖儿,特别是她那骄傲自信的神态,越来越让海裟椤觉得十分亲近了?他觉得自己有些不正常了,他向来讨厌吵吵闹闹的孩子,更不会多看他们一眼!为何,这个陌生中又透露着熟悉感觉的小女孩,竟然牢牢地吸引了他的心绪……格“你是谁?……”他低沉地问道!……小女孩手中抓着一把儿嫩黄色的小花,上面犹带着几滴新鲜的露水,洋洋得意地向他走过来:“我是海伊!你是谁?你为什么戴着面具,你是不是长得很丑呀?……”海裟椤微微蹙眉,天性使然?或者是其它什么原因吧?她说话很过分,可他却对这个小女孩子无法生气?……“过来!……”他压低了声音说道:“你的名字叫海伊?……”这个小女孩也姓海吗?倒是显得有缘分了……小女孩笑盈盈地走向他,目光落在一旁的墓碑上,不由面露惊诧之色,她惊讶地叫道:“伊依!这是伊依阿姨的坟墓呀!她怎么在这里,不是应该在玉都城吗?……”上一次到陵园扫墓的时候,妈妈曾经教过她认识这几个字……海裟椤蓦然睁大了双眸:“是说什么?你认识伊依吗?……”小海伊抓抓脑袋,困惑地说道:“不对呀!这墓碑上好像少了几个字,我的那个阿姨上面写着赫连伊依,你这里只写着伊依……”海裟椤浑身颤抖一下,越来越奇怪了!没错!他当时在玉都城挖开坟墓的时候,那一块墓碑上分明写着赫连伊依几个字!回答海岛上以后,他不愿意在伊依的墓碑上雕刻上赫连两个字,他知道伊依并不喜欢这个所谓高贵的姓氏!……他弯腰猛地抓住了小海伊的肩膀,高大的身躯将她淹没了,他强硬中带着刻不容缓的霸气:“你究竟是谁?你怎么会知道赫连伊依的名字?……”“哎呀、哎呀……”小海伊痛得咧嘴叫喊:“你抓痛我了、你抓痛我了!……”正在这时,远处跑来一个男子:“主人,这个小女孩子是昨夜那条船上的孩子,她早上一个溜出来了!她的妈妈正在寻找孩子呢!……”“我要找妈妈、我要找妈妈!……”小孩子听到妈妈的消息,吵闹起来!她只是对海岛上的景物好奇,悄悄离开了一会,没有想到就碰上了这个戴着面具的怪人!……海裟椤冷静下来,坚毅的眼神带着蛊惑,他继续问小海伊:“你还没有告诉我,你究竟是谁?你和这坟墓中的伊依有什么关系?……”小海伊撅着嘴巴说道:“是不是我告诉你了,你就带我去找妈妈!……”“她就是我的阿姨呀!你这里的墓碑上少了一张照片,伊依阿姨和我妈妈长得一模一样,她们是双胞胎姐妹……”闻听此言,他如遭雷打!……双胞胎姐妹,和伊依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姐妹?这个世界上有这样一个人存在吗?……“去把她的妈妈带过来!我要见见她……”海裟椤僵硬地说道!……“是!……”男人转身离去!……海裟椤直直盯着这个小女孩,默默念叨着她的名字:海伊、海伊、海伊!海裟椤的海,伊依的伊?他的内心,如同翻江倒海一般喧腾不安!些许期待、些许紧张、些许惊叹、些许恍惚……他不敢给自己太多的期望,怕看到什么以后会失望很多!他的心,再也经受不起一次次的重击了。眼前的这个小女孩长得好像自己呀?她高挺而骄傲的鼻梁,分明就是海骷髅家族的象征……“海伊,你、你几岁了……”他压制着内心的激动……“五岁!……”她委屈地回答道:“我妈妈呢?我要回去找妈妈……”年龄上非常符合……“你的妈妈叫什么名字?……”“紫苏!……”紫苏?紫苏?他浑身都不自在起来,心里如同有一只猫爪子在抓挠着,他期待着她的到来,又害怕着她的到来!这中间存在了什么样天大的误会?是那个环节出错了?聪明睿智的他也被这巨大的消息给冲击晕了……不敢想呀!真是不敢去想,似乎动一下脑子就会发痛……背后,传来脚步声!其中一个是轻盈的女子脚步……“爷儿,这孩子的妈妈来了……”海裟椤浑身颤栗一下,僵硬地直起腰身!他缓慢的、缓慢的转身……清风吹拂,一片片蓝色的花瓣在半空中曼舞着,如梦如幻、如烟如雾……他看到了她的身影……在彼此目光对视的那一瞬间,他们同时震动一下……风中的他触电般痉挛,一段段美丽的、魔幻般的记忆,在一点一点地撕裂他的心!……伊依心神恍惚着,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身影!尽管,男子戴着金色的面具,尽管,男子隔着层层的花丛,尽管,那漫天飞舞的花瓣迷蒙了她的视线……可她,仍然一眼就能认出他来!绝无尽有的气势、完美高挺的身影、还有那同样震惊的目光……霎那间儿,时光仿佛逆转了!天地中一片恍然,快速转动起来!他们又回到了当年的蓝花楹岛上……静静的、静静的、所有的一切都静止下来!时间不再跳跃、空气不会流动、他们的呼吸停止在一起……十五岁的男孩和十二岁的女孩并排站在树下……满树蓝色的小花开得美不胜收!深蓝色的,青紫色的、淡绿的花瓣,笼罩在他们的身边,旋转儿的花瓣,映在他们黑亮的眼底儿飘……十五岁的他将那一顶用枝叶编织的蓝花楹,轻轻地戴在她的头发上!真美呀……海风轻柔,漫天蓝色的花絮,随着风儿欢快的飞舞着,朦朦胧胧、飘飘渺渺……他凄怆地抬手,缓缓揭开了遮挡住脸颊的面具!募然的情愫在心底缓缓蔓延开来!……伊依、伊依、是你吗?真的是你吗?……他在心里狂呼!……是你吗?是你吗?裟椤,是不是你?……她在心里狂呼……伊依膝盖一软,身体软绵绵地倒下去!海裟椤上前挽住了她的腰,神情暗哑的声音仿佛跨越过千年的呼唤:“伊依!……”她含着莹莹泪光的眸子痴迷地凝望着他:“我又在做梦了!裟椤,为什么,你只能在我的梦里出现?……”他猛地将她搂在怀中:“伊依,这不是梦,不是梦!是我、真的是我呀!……”她浑身哆嗦起来,伏在他的怀抱中痛哭流涕:“为什么、为什么,你现在才出现!我恨你、我恨你……”他的喉头呜咽着,激动又悲伤的心情难以言述!他只能不断的低呼着她的名字:“伊依、伊依、伊依……”“你没有死!你没有死呀……”她趴在他结实的胸脯上,倾听着他那有力的心跳声音……“玄冰代替了我!他扮成我的模样……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只有三个人!您呢,你是怎么逃出来的?……”他捧着她的脸:“为什么?我看到葬礼上的你,真是你的模样!……”“那是玄沫!……”伊依黯然说道:“玄沫为了保护我,代替了我的身体,她的脸上有面具,也是玄冰的杰作!紫秋妈妈和赫连爸爸给我制造了一个全新的身份,紫苏!……”“玄沫!你完成我的任务了……”海裟椤感慨地说道:“这坟墓中是玄沫的尸骨吗?我把她带回来了……”“嗯!……”伊依动情地点头:“他们兄妹两个人,都是为了我们而死的!……”他的手无意间触摸到她手腕上那一条丑陋的疤痕:“伊依,你?你做过傻事了……”很明显,这是曾经割腕自杀的标记!他的心痛得到了极点……“嗯!因为听说你死了,所以我也活不下去了!……”伊依含着眼泪说道:“是海伊救了我命,我怀孕了,所以就鼓起勇气活下来了!……”“妈妈,你怎么哭了!……”小海伊走过来,委屈地看着伊依……伊依抹去眼泪,向海伊招手:“过来,海伊!来看看你的爸爸……”小海伊猛地睁大了眼睛:“爸爸?他就是我的爸爸吗?……”海裟椤伸出另外一只手,将孩子拥入怀抱中:“谢谢你!谢谢你,孩子,谢谢你帮我找到了你的妈妈!……”这个孩子真是他的福星呀!如不是她贪玩走出来,伊依他们就要登船离开了!……“哇、太棒了!妈妈,没有骗我,我的爸爸真的在大海上呀!我找到爸爸了、我找到爸爸了!从今以后,幼儿园的小朋友再也不能说我是野孩子了……”天真无邪的小海伊高兴地跳起来……孩子快乐的情绪感染到了大人!他们埋头相拥,喜极而泣!……我们终于团聚了!我们一家终于团聚了……漫天的蓝花飞舞着……他们的眸子里,散发着月光般柔和的光芒儿!……淡淡的花香浸透了他们的心灵!……从今以后,我们全家再也不分离了!生生死死,都要在一起!……第六百八十六章 后记 海岛上,铺满了大红大艳的色彩,到处都是一番喜气洋洋的状态!……今天是蓝花楹岛上百年难得一遇的喜庆日子!所谓传说中的骷髅岛上,自从被海盗家族占领以后,还从来没有举办过正式的婚礼!……海裟椤和伊依,在这里举行了一场隆重的传统中式婚礼!所幸,具有悠久历史的海骷髅家族中,历朝历代中珍贵的古老家私挺齐全,短短一天之内,该有的东西都预备齐了!……芒八人大抬的龙凤轿、五彩的铜锣伞扇、明代的天地桌、称心如意的秤杆子、金银龙彩饰的蜡烛……轮船上的游客们儿被邀请做婚礼的宾客,黄导游自告奋勇当上了婚礼的司仪!大家听说伊依和海裟椤是失散多年的情侣,却在这一场意外的海上暴风雨中相逢,都觉得惊喜不已!他们觉得这一次海上航行非常有意义,没有想到促成了一段美好的姻缘……最兴奋的是小海伊,听说自己的爸爸妈妈要结婚了,高兴地手舞足蹈,她在岛上疯跑:“我爸爸和妈妈要结婚了、我爸爸和妈妈要结婚了……”八人抬大轿沿着蓝花楹岛转了一大圈而,坐在轿子中的伊依摇摇晃晃、百感交集,心神恍惚……黄导游高声唱读:“龙凤呈祥,地久天长。合合美美,喜气洋洋……”,格侍女掀开了红艳艳的轿帘……漂亮的新娘子出现在人们的眼前,人们的眼前不由一亮,心中暗暗惊叹……新娘子伊依异常的漂亮,一身凤冠霞帔耀眼无比!肩膀上披着一条绣着各种吉祥图案的霞帔红、里面穿着绣金线的夹袄、脚下一双精致的绣履、腰间系着流苏飘带!明珠、翡翠、玉石线编织成的凤冠戴着她的头上,娇媚的脸蛋羞涩的氤氲着红云!……“等等、等等……”扮作喜娘的胖女人从旁边冲上来,手中拿着大红的盖头遮挡在伊依的头上,她肥胖的脸上堆满了油光发亮的笑容:“不要急呀!先把喜盖头戴上才能下轿子!……”隔着薄薄的红盖头,伊依抬眸……前方,一片朦胧的红光中,她看到了对面海裟椤的影子……一袭喜红缎衫的他站在那里如同翩然君子!他深邃的眼眸中有潺潺流水,乌黑的长发随风飘逸着美到至极,温润如沐春风,风姿旷世绝代……胖喜娘笑呵呵地将伊依的手送到海裟椤的手中!他们的心头都是一颤,十根指头轻轻地握住一起……欢呼鼓掌的人群中,他握着她的手缓慢地向前走去,他如同把握住了所有的幸福与快乐!……这样的一天,他们期待了多少年?谁能想到,当年他将那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强行抓上海岛的情景?如今,她是他的新娘了!……“吃喜糖了、吃喜糖了!……”小海伊端着装满喜糖和锦花的盘子,像人群中撒去!众人欢笑着……“噼里啪啦、噼里啪啦、噼里啪啦……”喜庆的炮竹声声响起,砸开了满地的红屑……锣鼓声声的祝福中,他们跨过火盆、跨过马鞍、一拜天地、再拜亲朋、夫妻对拜、送入洞房……小海伊吵闹着:“我要进去,我也要进去!我要和妈妈睡觉……”喜娘抱住了她的腰:“小姑奶-奶,你就别添乱了!你的爸爸、妈妈好不容易才相聚,让他们自己相处一会吧!……”喜气盈盈的房间里,大红的蜡烛燃烧着!……他走到她的身边,他身上的味道是这般的熟悉,让她瞬间找到了若干年前的感觉!裟椤、她的裟椤哥回来了!他用秤杆挑开了她的红盖头。四目相对,他的唇角是令人眩目的微笑。她的心急速地跳动起来,双眸流转,不敢看他火热的眼神……伊依!从现在起,你就是我名正言顺的妻子,我就是呵护你一生的夫……他捂着她略感紧张的手,他的手是这般的温暖!……“真美!伊依……”他痴迷地低语!……“裟椤!我们会一直到老吗?……”她眼瞳中是激动的泪光!幸福来得太过突然,以至于她的心绪混混沌沌,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、多少次在梦里,她梦到过这样的情景,不曾想变成了现实……“会!……”他的手指在她的脸上轻抚着,眼眸中溢满了浓浓的情:“我们已经错过六年的好时光了!我会珍惜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、每一秒!”……海氏集团的事业基本上步入正规了,陶然的管理潜能体现出来。他可以悠闲地过日子了!伊依忍了忍,眼泪还是忍不住滑落下来!……他低头,轻吻着她脸颊上的泪珠,温柔地低语:“以后,我不会让你再流泪了!……”六年了,他几乎忘记了这么样去拥抱一个女人、怎么样去亲吻一个女人?他们的心情都同时有些不安、有些紧张、更有些期待!……他抓住她手腕上伤疤细细的吻着:“痛吗?还痛吗?……”他的眸子是深深地怜惜与懊恼……“裟椤!早就不疼了!……”她低声安慰着他!……“对不起、伊依……”他说:“今后,我会用我的生命来爱护你、爱护我们的孩子!……”他们轻轻地拥抱在一起,聆听着彼此的心跳声音!……窗外,一朵朵烟花在黑夜的天空中绽放,绚丽得让人心碎!……这是一个童话般美好的夜晚!……
山外青山楼外楼 西湖歌舞几时休 暖风熏得游人醉 直把杭州作汴州 这首诗...
意思是:青山之外还是青山,高楼之外还是高楼;从北方避难而来的人们,整日在西湖上唱歌、跳舞,究竟到何时才会停止?“

网站地图-热门搜索词索引